你以为男人射了就完事了?其实......

12-18 12:47 首页 好妈妈必看

001  被多少男人上过?


 “唐少,轻……轻一点……人家受……受不了……”

  卧室里传来男女暧昧放浪的声音,苏伴月咬紧牙关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但内心的苦涩如鲠在喉般让她难受。

  她一步步的,艰难的走进了厨房,一如既往的准备晚餐。

  哗啦啦的水声仍然遮不住肆意暧昧的声音。苏伴月木然的切着菜,脑子里想的全都是她床上正在上演的画面。

  “苏伴月,对结婚纪念日的礼物,还满意吗?”不知何时,唐聿昊已经进来,双手环住了苏伴月的腰身。苏伴月猛然一惊,想起刚才唐聿昊和其他女人的缠绵,她一阵恶心。

  “不要用你的脏手碰我!”

  “我脏?”唐聿昊冷哼了一声,眼里闪过一丝厌恶,“你就干净吗?”

  那一刹那,苏伴月脸上血色褪尽,侧身望着唐聿昊,杏眸里闪动着泪花。

  “唐聿昊,如果你肯信我,我自然会解释。”

  “解释?”唐聿昊眼里涌现出暴躁,大手直接伸进了短裙里把黑色的内内扯了下来,恶狠狠的挤了进去,轻蔑道,“还解释什么?苏伴月你本来就是个淫娃荡妇,也不知被多少男人上过!”

  “啊……”苏伴月只来得及惊叫了一声,然后整个人都被按趴在流理台上。

  唐聿昊一手禁锢着她的腰,一手撕扯着她的衣物,动作十分的粗暴蛮横。而伴随着他每次撞击的,都是刺耳的嘲讽。

  “跟条死鱼一样,看来你以前的男人就是个废物,连调教女人都不会。”

  是么?她的男人是废物吗?

  苏伴月凄苦的牵唇笑了笑,逐渐放弃了挣扎……

  伴随着一声低吼,世界安静下来。

  唐聿昊讥诮的扫了一眼苏伴月,走进了浴室,紧接着就传出了水声。

  苏伴月拖着疲累的身子回到房间,刚洗浴出来就看到唐聿昊把一套礼服丢了过来。

  “穿上跟我走,有惊喜要给你。”

  “如果我拒绝呢?”苏伴月看着唐聿昊,眼里满是愤怒。所谓的惊喜,不过是再一次的羞辱而已。

  “想清楚了,再回答我!”唐聿昊不屑的轻哼了一声,大步的走了出去。

  看着他冷漠的背影,苏伴月不由得打了个寒颤,然后缓缓地闭上了眼睛。

  她,从来都是别无选择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

  夜,豪华游轮。

  “唐聿昊,这就是你说的聚会?”

  “当然!富豪们玩交换女伴游戏的聚会!”

  苏伴月怒不可遏,唐聿昊言笑晏晏。

  所谓的聚会,不过是富豪之间玩弄女人的荒唐游戏而已。

  见到两人,不少人不怀好意的打着招呼。

  “唐少,你真放得开,竟然带着太太来玩儿……”

  “唐太太今晚光彩照人,我出价两百万怎么样?”

  整个龙城的人都知道,苏伴月是唐聿昊的妻子,更是仇人!

  所以,身为龙城首富太太的苏伴月,并没有得到尊重!

  轻蔑的、猥琐的眼神罗织成一张网,压得苏伴月喘不过气来。

  “唐聿昊!”苏家大小姐自然有自己的骄傲和底线。苏伴月刚要走,就听到唐聿昊邪肆狂傲的声音。

  “苏伴月,我保证,你敢走下这艘游轮,你爸和苏氏……”

002  冈本003,来一发?


      “唐聿昊,你想怎么样?”被捏住了命脉的苏伴月,敢怒不敢言。

  “我们做笔交易。”唐聿昊瞟向了火辣的美女们,语气轻佻,“你想怀我的孩子,被我睡。咱们就一百万睡一次。但是,所有的钱都必须是今晚上筹来的!”

  “唐聿昊,你就是个混蛋!”苏伴月恨得咬牙切齿,什么筹?根本就是卖!

  “苏伴月,千万不要心存侥幸。如果今晚你什么都不做,苏氏下个月,恐怕又会发不起工资了……”唐聿昊丢下这句话,上前搂住了两个美艳的嫩模,左右拥抱。

  因为太近,他们的对话也悉数传进了苏伴月的耳里。

  “唐少,不要乱摸嘛,唐太太还在看着呐。”

  “只要你们伺候得好,今晚上都是唐太太……”

  呵,都是唐太太吗?

  父亲用半条命换来的名分,在唐聿昊的眼里,竟如此一文不值吗?

  苏伴月不忍再看这些淫奢荒唐,转身走出了大厅,寻了个僻静的地方吹风。

  突然间,一个套套出现在她的眼前。

  “冈本003,来一发?”

  “欧少,请你自重,我是唐聿昊的妻子。”同在一个圈子,唐聿昊有哪些狐朋狗友,苏伴月还是知道的。眼前的这位便是有名的风流浪荡子。

  “他都带你来这种地方了,意思还不够明显吗?在他眼里,你就是个鸡,连情妇都不如的鸡。妻子这个名分,恐怕这世上也只有你苏伴月才会在乎吧?”

  欧少步步紧逼,刻薄的话让苏伴月不由得拽紧了拳头。

  “滚!”

  “今晚,我特么一定要上到你,一百万?”欧少色眯眯的盯着苏伴月的胸口,眼神荡漾,“两百万?”

  “去死吧!混蛋!”情急之下,苏伴月推了一把,欧少一个趔趄直接把掉进了海里。

  该不会淹死吧?苏伴月慌了。她很清楚,如果姓欧的死了,盛唐和苏家就遇到大麻烦了。

  怎么办?该怎么办?

  对了,唐聿昊!

  苏伴月一边呼救,一边去找唐聿昊。推开门就看到半身赤裸的女人躺在唐聿昊身下呻吟,而唐聿昊如雕塑般完美的脸上尽是汗珠。

  “唐少,又来了位唐太太……”女人扭头看着苏伴月,眸子里噙着一丝嘲讽。

  “来,教教她,怎么在床上伺候男人!”唐聿昊翻身直接把女人抱了起来,让她跨坐在自己的腿上,看向苏伴月的眸光里带着冷漠和恨意。

  “唐聿昊,”苏伴月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,双手指甲都已陷入掌心。

  唐聿昊身形顿了顿,但是随即又把女人抱到怀里,像是没有看到她一样。

  “唐聿昊,”她的心猛然收缩,差一点就击碎勉强伪装的平静。她艰难的别过头,才勉强让理智恢复些,“欧少掉进海里了,是我推的。如果他死了……”

  苏伴月的话还没有说完,唐聿昊已经掀翻了身上的女人,捡起衬衣就往外走,咬牙道,“如果他死了,你就等着陪葬吧!”

  虽然早知唐聿昊恨透了自己,但是听到这样无情的话,苏伴月还是心痛如绞。

003  我从没想过要娶你


       两人赶到的时候,欧少已经被救起来,此刻正裹着毯子大骂。

  “苏伴月,你这个贱人,给我滚出来,我特么要弄死你!”

  苏伴月看见欧少气势汹汹的样子,后退了半步,她正要离开,手腕却被唐聿昊紧紧地拽住,几乎是拖着来到了人群中间。

  “道歉!”唐聿昊命令道。

  苏伴月瞪着唐聿昊,紧紧咬着唇瓣,“我为什么要道歉?”

  明明是她被人欺负,受了委屈。

  “苏伴月,都来了这种地方,你还以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?说白了你就是来卖的,只要我们肯给钱,想要怎么上,用哪种姿势都可以!”欧少猖狂的叫嚣着,丝毫没有留意到唐聿昊的星眸里蕴含着狂风暴雨。

  粗鲁不堪的话像针一样扎进了苏伴月的胸口,她下意识的看向了唐聿昊。纵然不爱,她身负着唐太太的身份,却赤裸裸的被羞辱,他也应该维护三分的吧?

  唐聿昊目光幽沉,深眸里暗黑得连一丝光线也透不进去。他的沉默,让苏伴月眼里的亮光一点点暗下去。但是,她不死心,不甘心,请求道。

  “唐聿昊,好歹我还是你的妻子……”

  “那又如何?”唐聿昊冷哼了一声,语气里尽是轻蔑,“我从没想过要娶你。”

  冷酷到残忍的话,字字锥心,鲜血淋漓。

  苏伴月面如土色,人群却哄堂大笑。

  “欧少,”唐聿昊无所谓的挑了挑眉,直接把她推到了欧少面前,“这件事和我无关。人在这里,随你处置……”

  随意处置?让人强暴她吗?

  在苏伴月逐渐模糊的视线里,唐聿昊大步离开,剩下无助的她再次沦为笑柄。

  “欧少,悠着点,我也想尝尝唐太太的滋味。”

  “就是,要不然再叫几个人,人多才刺激嘛。”

  污言秽语再一次闯入了苏伴月的耳膜,而她只是看着唐聿昊决绝的背影,目光一点点的冷下来……

  果然,嫁给唐聿昊是世界上最糟糕的事情!

  既然嫁给唐聿昊她都敢,还有什么是不能面对、不能妥协的呢?

  苏伴月在众人的鄙夷中,径直来到了甲板边沿,语气坚定。

  “欧少,把你推下去是我不对。现在,我也跳下去,算是赔礼!”

  说着,苏伴月没有任何迟疑,身体如同勇敢的海燕直冲海面。

  眼泪,比溅起的水珠还要剔透。

  站在楼上甲板的唐聿昊把这一切都看得清楚,目光深而沉,淡声吩咐。

  “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救上来……”

  苏伴月,没有我唐聿昊的允许,你连死的资格都没有!

  ————

  连续病了几天的苏伴月,再次出现在了唐聿昊的办公室。

  “唐总,麻烦你签字!”

  “想结货款?”唐聿昊懒洋洋的扫了一眼,直接把文件丢在了桌上,邪魅的双眼在苏伴月身上巡梭,“那晚,尽兴吗?”

  “托你的福,永生难忘!”苏伴月暗自拽紧了拳头,又把文件拿起放到了唐聿昊面前,“唐总,请你高抬贵手,放我这一马!”

004  主动离婚也是你的出路之一

      “苏家发不起工资,就来求我高抬贵手。”唐聿昊语气森寒,目光阴鸷,“你苏伴月当初怎么不高抬贵手?”

  “你想要怎么折磨我都可以。但是这笔货款,是五百员工用血汗换来的,你不应该假公济私,恶意拖延!”苏伴月深吸了一口气,眼神坚定。事关员工利益,她不能有丝毫的让步。

  “假公济私吗?”唐聿昊缓身站起来,步步逼近了苏伴月,狂傲道,“只要我想,你们交的货就过不了质检。不光是这一批,还有上一批,上上一批,足够你苏家赔的倾家荡产!让你连老家伙的医药费都付不起!”

  “你又想怎么样?”不过是再一次委曲求全,她已经习惯了。

  “我想怎么样?”唐聿昊长臂一揽,直接把苏伴月拉进了怀里,温热的气体吹在苏伴月的耳侧,引起一阵颤栗,“这么敏感?”

  “唐聿昊!你想干什么?”苏伴月咬牙,想要推开身后的唐聿昊,却不料被他直接丢在了办公桌上,长腿也被迫圈上了男人的劲腰,下巴也被轻佻的抬起,被迫迎上那双毫无温度的鹰眸。

  “你都装成贞洁烈女了,我要是还不碰你,是不是也太无能了?”

  “唐聿昊,这是在办公室!”苏伴月又羞又恼,连番挣扎,仍是摆脱不了。

  “那又如何?”唐聿昊直接撕开了苏伴月的衬衣扣子,露出一片迤逦,黑曜石般的目光眯了眯,突然粗暴的把苏伴月掀翻。

  跌在地上的苏伴月痛的呲牙利嘴,挣扎着爬起来,用手捂住了胸口,倔强的追问道。

  “你到底要怎样才肯签字?”

  唐聿昊翘起二郎腿,坐在沙发上,有些烦躁的解开了衬衣的上两颗扣子,目光冷冽。

  “不如你跳个脱衣舞,又骚又浪的那种……”

  “你不要太过分了!”苏伴月一颤,后背沁出了层层冷汗。

  “你也可以不跳。不过,我保证不仅是这个月、下个月,甚至下下个月,苏氏都会发不起工资!”

  “我跳!”苏伴月无力地闭上了眼睛,咬牙应道。

  苏氏是父亲一生的心血,无论如何她都必须把它顺利交到弟弟手里。

  “不情愿就别勉强,主动离婚也是你的出路之一!”唐聿昊云淡风轻,苏伴月心惊胆战。

  唐爷爷的遗嘱申明,只要她还是唐太太,盛唐集团就不能吞并苏氏集团。如果她能生下儿子,就会是盛唐继承人。正因为如此,唐聿昊才会不择手段的折磨她,苏氏集团也才能在风雨飘摇中挺过来!

  “你多心了,我心甘情愿!”苏伴月凄苦的笑了声,背过身解开扣子,眼角湿润。衬衣褪下,露出黑色的内衣,也露出了后背大片的淤青。

  唐聿昊脸上的表情冷下去,鹰眸风云突变,下颌的弧线紧了又紧。

  “苏伴月,不要挑战我的耐心……”

  包臀短裙的拉链拉开,苏伴月紧捏着迟迟没有松手,双肩颤抖的厉害。

  她很清楚,每妥协一次,唐聿昊就更憎恶一分。

  在催促声中,一行清泪无声滑落。苏伴月深吸了一口气,正准备松手的时候,掉落的手机闪了起来,信息的内容让苏伴月如蒙特赦,她毫不迟疑的捡起衣物穿好。

  “唐聿昊,工资的事我想到办法了,这次就不陪你玩了。”

微信篇幅有限,

更多内容请点击下方【阅读原文

↓↓↓↓↓


首页 - 好妈妈必看 的更多文章: